打著打著,詹姆斯成為了塔圖姆類型,這對湖人來說是一個危險信號

12月1日對開拓者的比賽中,詹姆斯18投12中得到31分。

這12個運動戰進球,按照區域可以劃分如下:

三分線外8投6中;

中距離5投2中;

內線5投4中;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12個運動戰進球中,有6個來自濃眉、托馬斯·布萊恩特、施洛德和里弗斯4人的助攻。其中命中的6記三分有5個是來自隊友的助攻。

從數據來看,本場比賽,詹姆斯打無球、準確的說無球終結進攻的比重極大。

事實上,這只是一個開始。

如上圖所示,自進入12月以來,詹姆斯這場均兩分受助功率為48.6%、三分更是高達85%,就此帶來的整體受助功率高達56.4%。

受助功率,簡單來說就是運動戰進球有多少來自隊友的傳球完成。以文章開頭的例子所看,本場比賽,詹姆斯的受助功率為50%。

受助攻率超過50%,可以說這是詹姆斯生涯以來的頭一遭,畢竟作為持球大核,詹姆斯習慣的是通過運球來找投籃的節奏、手感,而不是更多的像現在這樣通過無球跑動後完成接球就投。

當然,更多的通過無球跑動終結進攻, 一方面,可以有效保持體力;另一方面,就是對進攻專注度更高,畢竟,要時刻準備著隊友的傳球。

由此,近三場對活塞,詹姆斯24投14中、命中率58.3%;對凱爾特人25投14中、命中率56%;對掘金20投13中,命中率65%的高效率。

與此同時,這9場比賽,在詹姆斯的對位防守下可以將對方的命中率從48.9%限制到47.4%,其中小于6英尺的命中率更是限制到54.3%。

關于防守在變好,我認為有兩點原因:

防守責任心的加強;

體力有保證;

湖人投籃未果,活塞推反擊。從上圖可以看出詹姆斯在緊緊跟隨持球人。最終,在貝弗利延誤造成活塞球員傳球失誤後,詹姆斯完成搶斷,使球權發生改變。

不客氣的說,如果是之前,這樣的場景不要指望詹姆斯—— 反擊積極、回防消極。現在能一反常態,跨越多大半個球場追訪,在我看來和體力有保證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的詹姆斯,已經悄然完成了從持球大核到專注終結進攻和防守的改變。 專注終結和防守,這和塔圖姆很類似。

數據顯示,本賽季至今觸球0下後完成的投籃占塔圖姆個人出手比的34.3%,觸球1下後占比為17%。相反,觸球超過7下只占比14.5%。

塔圖姆之所以能做到如此專注進攻上的終結,很重要一點就是首發有斯瑪特、替補有布羅格登的存在。

數據上,斯瑪特場均可以送出7.3次助攻、布羅格登為3.8次。可以說,對于塔圖姆而言,不論和二人誰在場,都能很好分擔起組織壓力。

作為對比,湖人方面是不是凱爾特人所具備的資源。如果說組織上威少和斯瑪特兌子的話,那麼現階段的湖人是沒有人能夠「對得上」布羅格登。

因此,在詹姆斯完成場上角色轉變後,在我看來,對湖人來說反而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因為,這意味著湖人其他球員,尤其是除詹姆斯、威少外的球員要儘可能的扛起組織重擔,尤其是施洛德。不然,當威少臨場狀態不佳,或球隊組織出現問題後,詹姆斯又要切回持球大核了。

詹姆斯切回持球大核好不好?先暫且不談,伴隨而來的基本上就是眼神防守導致4防5。說實話,這可太傷球隊士氣了。

如果可以,詹姆斯就一直現在這樣(專注終結和防守)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