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重生之將門毒后 第431章

《重生之將門毒后》第431章

女人仰著頭半倚在男子的身后,雖然表情有些僵硬,可是這*的動作,卻仿佛是活生生的春圖,讓人不禁浮想聯翩。而將這冰雕圍了一層又一層的人大多都是男人,有平頭老百姓,也有富貴公子哥兒,有的也許是為了獵奇,有的卻是抱著不看白不看的念頭,便是尸體,總歸也是個漂亮女人,況且這冰雕栩栩如生的,非但沒有讓人感到恐怖,反而讓人覺得從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香艷的氣息。

  而真相卻被人忽略了。

  人們總是將所有目光放在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男子們津津樂道的是這活生生的春圖是從哪里來,或者是從哪里找來這般放蕩的女子,卻無人想到,這是一樁怎樣的案子,三個人被活活凍死了,本該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蔡霖盯著那三具冰雕,他本來也是有些懼怕尸體的。可是這冰雕做的并不讓人覺得可怕,反而有種市井之中低俗取樂的意味,便也看著。身邊的朋友道:“這女人生的倒是挺好看的,你看,尋常人家哪里養的出這樣的美人兒,偏還如此誘人姿態。”

  話里話外,就如同在點評某個青樓里新來的姑娘一般。

  蔡霖一邊附和朋友的話,一邊仔細的盯著那具女子冰雕。即便是隔了面上的一層薄薄的冰,卻也隱約能看得清楚女子的五官。五官生的十分嬌美,甚至有些眼熟。

  眼熟?

  蔡霖問:“這姑娘我覺得有些眼熟,你想一想是不是哪家樓里的姑娘,咱們見過的?”

  那朋友仔仔細細打量一番,搖頭道:“不可能,定京上至青樓下至教坊,我都是去過的,姑娘也都是見過的,這一位卻是沒見過。

”他隨口道:“看人家穿的肚兜都是鑲金的,說不定是哪家達官貴人,宮里出身呢。”

  他本是無心之言,蔡霖卻是猛地一怔。

  宮里出身?

  他抬眼看向那女子,面前出現的卻是某個宮宴上,穿著薄紗金裙的年輕驕縱女子,那張有些跋扈的臉和眼前僵硬的臉逐漸重合,最后變成了一個人。

  “明安公主!”蔡霖失聲叫道。

  “什麼?”朋友一怔,這朋友不過是富商出身,平日里是沒有機會接觸到宮里達官貴人的,因此并不明白蔡霖說的是什麼。

  而蔡霖臉色瞬間變了,他終于明白為何會覺得這女尸有些熟悉,之前在明齊的朝貢宴上,因著關注沈妙,和沈妙一起比試步射,幾乎成了他第二人的明安公主當時也被他留意過。那時候蔡霖心中還覺得和明安公主很有幾分同病相憐。

  而眼下這冰雕里和兩個男子擺出香艷姿勢的女人,不是明安公主又是誰?

  蔡霖的話雖然沒有得到朋友的附和,周圍卻有耳朵尖的人聽見,紛紛問他:“你說的明安公主,可是那位秦國來的明安公主?”

  “真的嗎?這里面的女人是明安公主?”

  “一國公主如何會這樣……假的吧。”

  “這麼說起來,這女人的穿著倒真的有幾分像公主。”

  ……

  定京城萬禮湖上的這一軒然風波,明安公主和兩個男子以極其香艷的姿勢,被明齊的百姓津津樂道了個遍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宮里。自然而然的,也傳到了沈宅中。

  沈妙因著昨夜里半夜和謝景行說話,后來更加睡不著,直到天色微亮的時候才模模糊糊睡去,便起了懶。

驚蟄和谷雨見沈妙睡的香也不敢吵她,等沈妙起眼用早飯的時候,都已經是很晚的時候了。

  她一邊喝著廚房里做的粥一邊想著昨夜里謝景行的話,卻見羅潭風風火火的從外頭跑進來。

  羅潭這些日子的傷勢在高陽的診治下好了不少,雖然高陽一直強調要羅潭好好靜養,可羅潭哪里是個能靜得下來的性子,照樣該干啥干啥,有時候幾乎讓人懷疑前些日子差點連命都沒了的那個人是不是她。

  “小表妹!小表妹!”羅潭沖進來,一屁股在沈妙對面坐下。

  沈妙眼都未抬,自顧自的吃著嘴里的粥。這些日子沈信不許羅潭和沈妙再出門,免得如上次遇到歹人,因此羅潭不得不呆在府中,成日里大約也是悶得出奇了。沈妙每每覺得遇上羅潭,仿佛羅潭才是那個當妹妹的人,也就寬容多了。

  “小表妹,先別吃,聽我說個大事件。”羅潭正襟危坐。

  沈妙無奈,放下手里的勺子,道:“又怎麼了?”

  “明安公主死啦!”羅潭道:“今兒一早就在萬禮湖上被人發現了尸體,和兩個男子在一起……就是做那種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凍成了冰塊兒,眼下全京城都在說這事兒呢!”

  ------題外話------

  謝哥哥第一次索吻,撲街_(:зゝ∠)_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明安公主死了!

  沈妙一怔,羅潭說的顛來倒去,不甚清楚,卻也被沈妙聽懂了個七七八八。毫無疑問,明安公主的死定是謝景行的手筆,至于所說的那兩個男子,沈妙幾乎是立刻就想到了謝家兄弟。想著想著,不僅倒抽一口涼氣。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