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重生之將門毒后 第179章

《重生之將門毒后》第179章

昨日是豫親王府迎王妃的日子,想來這些護衛下人們也得了酒菜同樂,喝的酩酊這才見不到人。

  想到那嫁入王府中前途未卜的姑娘,打更老兒搖了搖頭,就要從豫親王府門前走過。恰逢一絲冷風吹過,將那沉重的大門“吱呀”一聲,黑縫顯得更大了些。打更老兒忍不住就是一愣。門“吱呀吱呀”的微微晃動,不知為何,打更老兒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覺,他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便是直挺挺的站在門口站了半晌,直到陸陸續續有出攤的小販瞧見他,打了個招呼道:“李老四,你站門口干啥呢?”

  打更老兒心中猛的一跳,突然明白過來那種奇怪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了。這青天白日的,就算昨日鬧騰的再怎麼兇猛,怎麼這府中竟是一點兒聲響也沒有呢?就算人都醉倒了,睡著了,總還有狗吧,養著的鳥雀吧,可是什麼都沒有,死氣沉沉的,仿佛一座墳墓。

  他的手有些顫抖,忍不住上前兩步,方一走到那漆黑的門縫口,一股濃重的腥味撲面而來,幾乎將他熏了個趔趄。打更老兒推了推門,那王府的門卻是推不開,低頭一看,之間漆黑的門縫之中,此刻正卡著一塊方方的冰雪。

  大約是昨夜里的風雪積成了塊,剛好卡在門口了。

  打更老兒瞪大眼睛,“蹬蹬蹬”的退后兩步,突然慘叫一聲,惹得街邊兩道的人都往他這邊看來。

  借著第一縷晨光,那塊晶瑩剔透的冰雪便顯得分外清晰,濃重的血水凝成厚實血塊,從門縫里蜿蜒出一道冰河,卻在即將沖出府門之時戛然而止。

仿佛被追殺到末路的人掙扎著想要求生,卻被一門之隔斬斷生路。

  仿佛流動的鮮血。

  ……

  定京城豫親王府在迎娶王妃當日被人滅了滿門,府中上上下下,奴仆姬妾,貓狗雞鴨一個不留,下手之人仿佛對豫親王府懷著血海深仇,竟是屠殺的干干凈凈。手段干凈利落,皆是一刀斃命,屋中金銀珠寶一個不少,顯然不是求財。

  想來豫親王此人行事兇殘狠毒,惡行累累,結識了不少仇家,誰知道下手之人是誰。不過這下手之人膽子也忒大,和豫親王府對上,就是和明齊的天家人對上。誰都知道文惠帝對豫親王這個手足最為看重,豫親王這麼多年能在京城中有恃無恐,就連皇子也要忌憚他三分,也無非是仗著身后有文惠帝撐腰。

  然而這一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文惠帝竟然未曾下什麼殊死逮捕兇手的命令,連懸賞也沒有。只是吩咐官差好好查探此事,將此事交給了定京的京兆尹。定京的京兆尹處理事情還成,可查案嘛,那就是馬馬虎虎。文惠帝這個舉動,顯然是不想在豫親王府滅門慘案之上浪費太多心神。有聰明的人便看出了點門道,想必在這之前豫親王就做了什麼令文惠帝生氣的事情,否則文惠帝何以表現的如此涼薄。說不定文惠帝自個兒心中還在暢快那行兇之人替他處理了心頭大患。

  不過猜測歸猜測,流言歸流言,口口相傳的多了,有的偏離事實越遠,有的,卻又恰恰無限接近事實。

  在豫親王府滅門慘案中,有一人卻是生還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昨日嫁入豫親王府的豫親王妃沈清。清晨打更老兒是第一個發現豫親王府的不對勁的,當時街上還有眾多行人,有膽子大點的便結伴沖進豫親王府。至于沖進王府看到的景象,即使只是聽傳言之人描述,也覺得毛骨悚然。

  據看到的人說,豫親王府碩大的府邸中,密密麻麻的都是冰尸和血塊。那些獻血淌滿了院子,而昨夜的暴風雪將它們飛快凍住,便顯得整塊地面都是紅色的冰。尸體皆是風霜滿面,硬邦邦的仿若雕塑。

  所到之處,死氣沉沉,無一人生還。

  而豫親王的尸體,就在他的寢屋之內。胸中有刀傷透胸而過,身邊亦有兩名侍女,沈清倒在寢屋門口,身邊的金銀細軟灑了一地,起初人們以為她也遇害了,一動之下卻將她驚醒。于是沈清便成了整個豫親王府唯一生還的人。

  對于沈清來說,這或許是一件好事,卻又好像比死了還要糟糕。整個豫親王府滅門,為何獨獨留了沈清一人。若說是因為沈清無辜,與王府沒有關系,可下手之人連奴仆姬妾都沒放過,顯然不是心慈手軟。況且沈清暈倒得旁邊,撒著一路金銀首飾,倒像是要逃跑似的。

  最重要的,是豫親王身上除了當胸而過的刀傷之外,脖頸間還有女人的簪子刺傷的痕跡。而剛剛嫁入親王府的沈清則最令人懷疑。

  諸多疑點,讓沈清頓時成了眾矢之的,即便她有九張嘴也說不清。

沒辦法,誰讓整個豫親王府的人都死了,而她卻還活著呢?

  京兆尹的人自然是要抓沈清回去審問的,無論沈清與此事究竟有沒有關系,活著的她便成了唯一的證人。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