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重生之將門毒后 第84章

《重生之將門毒后》第84章

結果方打開瞧見有女子在已經是驚訝,難不成昨夜還有別的女子也一并被豫親王玩弄了。若是那樣的話,她的差事可就辦砸了,可沈玥的一句話幾乎要讓她魂飛魄散,沈清?里頭躺著的女人是沈清?

  艷梅和水碧見沈清這樣,一顆心幾乎都涼了。自家小姐出了這事,她們定然沒有活路,兩人對視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絕望,齊齊跪下身來,給任婉云不住的磕頭。

  任婉云呆立在場。

  “二嬸不讓前看看麼?”一片靜寂中,沈清輕聲開口。她的語氣平靜,好似并未瞧見面前這一幕慘狀。任婉云扭頭,就見那少女靜靜的看著她。

  她的胸中泛起驚濤駭浪,然而卻極快的按捺下去,只是臉色慘白的快步走進房,走到那半趴在床上的女子身邊。

  女子的發絲蓬亂,地上掉著許多落發,顯然是被人扯掉了不少頭發的。任婉云顫抖的伸出手,將那女子翻了個身。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仿佛在映證她的心情似的,那原本已經停了的雨幕突然再次降臨,堆積的烏云中,炸雷驚起在眾人耳邊。

  任婉云痛苦的閉上眼,懷中的女子,正是沈清!

  越是近看,越是覺得觸目驚心。沈清臉腫的老高,顯然被凌虐的不輕。而身上此刻看,上上下下竟然沒有一塊兒完好的肉了。而她的一只手軟綿綿的折成奇怪的姿勢,竟似乎是——被折斷了!

  豫親王太狠!

  然而她最恨的,是沈妙!

  這一切本該加諸于沈妙的身上,現在卻是她的清兒受了苦。被折騰成這副模樣,沈清下半輩子幾乎也就完了,她恨不得咬斷沈妙的脖子,喝沈妙的血,吃沈妙的肉!

  任婉云到底是在沈府當家的,即便是這個時候,她都能按捺住沒有發瘋。

而是抖著嗓子吩咐身邊的香蘭:“去尋馬車,立刻下山。”

  “可是……”香蘭害怕的看了她一眼:“夫人,此刻外頭大雨,無法出行啊。”

  山高谷深的陽涇峰,本就路途坎坷,雨水這麼一沖刷,更是泥濘無比,無法前行。若是強行下山,只怕會因為路滑出什麼意外。這樣的天氣,是不能出門的。

  “那清兒怎麼辦?”任婉云終于抑制不住的尖叫出聲,她“啪”的甩了一巴掌給香蘭,惡狠狠地道:“那我的清兒怎麼辦?”

  屋外,沈妙靜靜的看著。

  她站在屋檐下,瞧著雨幕遮掩了山水,似乎也遮掩了一些骯臟的詭計。

  原本該受這樣侮辱的,是她。可如今讓沈清受這樣侮辱的,也是她。

  親耳聽到自己女兒被人凌辱一夜,本來可以救得了,卻袖手旁觀了一夜,任婉云每每想起來,會不會覺得棰心刺骨的疼呢?會不會有她知道婉瑜病逝的消息后疼呢?

  如今想要帶沈清回城醫治,卻因為大雨而不得不滯留此地,進不能,退不得,春風得意的任婉云,會不會感到一絲絕望?

  “去尋大夫!不管用什麼辦法,去尋大夫!若是尋不到大夫,你便死在這里吧!”任婉云沖香蘭尖叫。

  香蘭大約跟了任婉云這麼多年,還從未被任婉云這般斥責過,既是委屈又害怕,捂著臉應了,飛快的跑了出去。待跑出去時,還忍不住看了沈妙一眼。

  明明一切都是計劃好的,昨夜歇在這里的本該是沈妙,怎麼會那麼巧?沈清從來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如今對沈妙心存芥蒂,更不會答應與她換房間。

此事必然有蹊蹺。她瞧見那素衣少女亭亭玉立,分明是清秀討喜的眉眼,卻不知為何,生生出了一身煞氣。

  “彩菊,你去叫幾個人過來,把門關上。”任婉云咬牙切齒道。

  門被關上了,門里門外仿佛兩個世界。

  沈玥還未從那其中回過神來,她看向沈妙,不可置信道:“五妹妹,大姐姐是被歹人凌辱了麼?”

  沈妙不置可否。豫親王果真只是打算玩弄對方,是以天亮前便走了。他也明白對于高門女子來說,被不知名的人毀了名節才是最可怕的。不過想來豫親王也不是傻子,總歸不久后就能發現端倪。畢竟這出掉包計的手法,實在簡單的有些驚呼粗暴。

  她兀自陷入生詞,卻不知自己此刻的模樣落在沈玥眼中,竟然沈玥心中抖了抖,她一個激靈:“五妹妹,該不會是你害的大姐姐……”

  昨夜明明是沈清宿在南閣,沈妙宿在北閣,可最后卻偏偏換了位置,之后就出了這事兒。若不是換了房間,此刻躺在那里的便應當是沈妙才對。而以沈玥對沈清的了解,沈清絕對不會將房間讓給沈妙的。

  難道這一切都是沈妙弄出來的?沈玥看向沈妙的目光仿佛在看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

  卻聽見沈妙輕輕一笑:“二姐姐,飯可以亂吃,話卻不可亂說。我哪有那樣大的本事來害大姐姐,你也太過高看我了。”

  “可是……”沈玥心中還是有些狐疑,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沈妙似乎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而昨夜這事,必然和沈妙脫不了干系。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