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催淚虐心 蝕骨危情 第380章

《蝕骨危情》第380章

    冰涼的話語,落在女人的耳里,瞬間結了冰,小巧的臉上,面白如紙!

    “你又要逃了?”

    男人壓著憤怒,低沉在女人耳邊問道。

    “你又要逃!”他肯定地咬牙道!

    如果不是細心的人,根本聽不出,這咬牙切齒的四個字里,除了無窮的憤怒,還有傷心,絕望!

    是的,絕望!

    男人菲薄的唇瓣,輕輕地,極為緩慢地,輕扯出一道弧度,很微小的一道弧度:

    “那時,你逃到洱海。

    現在……你要逃到哪里?”

    女人嘴唇漸漸灰白,依舊哆嗦。

    “噓……”一根修長的手指,按在了她哆嗦的嘴唇上,他笑了,“三年前,你用一切小心思逃了,逃到了洱海。

    現在……你要用死亡逃跑麼?

    你要用‘死’來逃離我?”

    女人不說話,額頭上沁出排排冷汗。

    男人在笑,眼底卻一片冰涼:

    “簡童,我在問你話……這一次,你要逃到哪里去?嗯?回答!”

    她想撇開眼,那樣赤紅的眼,她……不敢看!

    下巴猛地被捉住,“我在問你話!你看著我,回答我,你要逃到哪里去?”

    他望著她,望著面前咫尺的女人,他們……明明靠著這麼近,他卻冷的發涼。

    閉了閉眼,再次睜開:“簡童!你行!”即使是死,也要逃離他!

    你行!

    “我告訴你,我說你生,你就生,我說你死,你就死!你還冠著我的姓,你以為,做鬼就能夠安生?

    上天入地下黃泉,我不放手,你死也逃不脫!”

    女人臉上血色退盡!

    他猛的彎腰,橫抱起:“跟我走!”

    “我不!”

    “呵……容不得你!”男人冷笑,橫抱著女人,大步而去。

    護士反應過來,就去阻攔:“先生,你不能夠……”

    話未說完,便被他帶來的保鏢攔住。

    簡童這才看到,沈二已經回國。

    看著那人俊美面容上的決絕,她的心,瞬間沉入谷底:“沈修瑾!你放手!”她聲音粗嘎又疲憊。

    “呵……”回應她的,只有一聲輕嘲,男人眼底深處彌漫的疼痛,和……絕望。

    還有絕望后的……瘋狂!

===第三百一十八章 強硬背后的哀求===

車在路上飛馳,沈二化身為司機,沉悶的空間里,后車座的女人,嬌小的身體,微微顫抖。

    一只鐵臂,緊緊將她箍住,動彈不得。

    與其說是擁抱,不如說是禁錮,禁錮女人的男人,一張出色的面龐,一片鐵青。

    沈二的額頭上,滴滴冷汗沁出,順著淌下來,卻不敢擦。

    此時此刻,他載著的不是一對男女,而是一場……風暴。

    男人的周身,低氣壓籠罩。

    沈二不禁有些羨慕起其他人。

    至少,不用和這隱忍著快要發狂的雄獅,待在一處。

    車子在一個紅綠燈處,打了轉向頭,滑向了左拐彎的車道,猝不及防,一道幽冷的聲音,從后車座,罩頂而來:

    “我說回沈宅了嗎?”

    沈二驀然一個激靈,“boss,那是?”

    “回家。”男人淡漠地吐出兩個字。

    還好沈二激靈,沒有再多問,福至心靈,把車子拐個彎,重新掉頭,這一掉頭,徹底改變了車子的去向。

    女人一路沉默,她除了沉默之外,已然不知說什麼。

    更不知道,他又要……對她,做什麼。

    車子往他倆之前的公寓大樓去。

    女人一路都被一只鐵臂,緊緊禁錮,地下停車場里,車門打開,她幾乎是被那只鐵鉗一樣的手臂,籠著出的車門。

    此時還有沈二在,她一路隱忍,沒有說話,不說話,只是因為要保留那可笑到極致的所謂自尊,不想認輸罷了。

    簡童不敢去深思,不敢去想,這人到底要做什麼。

    一路乘坐電梯,直達他倆之前居住的樓層。

    “我沒帶鑰匙。”

    她本能地抗拒,眼前這扇大門,明明很眼熟,卻怎麼也不想進去。

    男人沒理會,禁自拿出一把鑰匙。

    她驀的瞪大眼睛,“咔擦”一聲,那門,應聲而開,終于,她忍不住微微顫抖,這一次,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氣憤。

    “你怎麼會有鑰匙!”

    她壓低了聲音,粗嘎地喝問。

    “我的房子,我為什麼不會有鑰匙?”輕揚的語調,帶著冷嘲,那一眼斜瞇,眼角處的諷刺,看的女人越發顫抖的厲害。

    是!

    是!

    他怎麼會沒有鑰匙?

    是她傻!

    才會相信,這人會那樣簡簡單單地就讓她搬出來住。

    一切,一切不過又是一場一場的游戲。

    “怎麼?要我請你進屋?”男人冷漠地說道,冷眼旁觀地看著懷中女人眼底深處的抗拒,只是另一只藏在褲袋里的手,卻緊緊地捏了起來。

    她就這麼不甘不愿!

    她就這麼抗拒!

    這是他們的家,她就這麼不情愿嗎?

    心口越來越痛,他的面容卻依舊冷淡,看不出分毫情緒。

    輕嘲一聲,箍住身旁女人的肩膀,大力地帶入大門。

    卻在入大門的那一刻,習慣性地蹲下去,在玄關口的鞋柜拿拖鞋,蹲下去,手卻頓在了半空中。

    漆黑的眼眸,盯著鞋柜里,那空蕩蕩的一格……呵……

    男人閉了閉眼,站起身,不發一言將女人一把扛起。

    “你抽風了吧!”

    她怒問。

    在他的肩膀上,劇烈的掙扎,卻依舊逃脫不了他的鉗制。

    男人修長的大腿跨出,大步往臥室而去,一進門,將人順勢放在了床鋪上,他雙臂抱胸,站在床前,冷眼望著床上的她。

    “如果我求你,放過我……”

    她的話未及說完。

    “換個要求。”男人斬釘截鐵地打斷。垂眸冷眼望著,眼底深處,有著一抹別人難以察覺的痛楚……放過她?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