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催淚虐心 蝕骨危情 第365章

《蝕骨危情》第365章

    但男人卻在手腕被挽住的那一瞬間,唇角揚起清淺的笑容,向兩旁侍者示意,后者有志一同地各自拉開身旁半側門扉。

    門開

    悠揚的樂聲,溫和卻奪目的燈光,傾瀉而出,一下子,灑在了這中途到來的一雙男女身上。

    許是這一雙賓客突然中途到訪,引來了宴會里其他的人的注目。

    簡童面帶微笑,但她覺得,也許更大的可能是,她身旁的這個男人,太過耀眼。

    無論那些側目傾心的目光,多麼的灼熱,但于凱恩·費洛奇而言,此刻,卻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重要時刻。

    垂眸,輕掃身旁女人,從他的角度,惟能夠看見女人柔和的頭頂,從她挽住他手腕的那一刻,那一瞬間,他覺得,空寂許久的心房,似乎被塞得結結實實,再也沒了空隙。

    若是……若是能夠一直如此。

    男人沒再繼續想下去。

    眸光順著女人的頭頂,一直向下,落在她長及腰的烏黑長發。

    突然想起最近網絡上流行的那句話——待她長發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她……想要等的,是誰?

    倏然,這個怪異的問題,一下子蹦出了腦海。

    “你今天,真好看……這頭發,也好看。”

    “別開玩笑,凱恩,我說我很緊張,你信嗎。”

    男人只是笑了笑,心里淡淡補充道:我沒開玩笑。

    前面拐角處,一陣騷動。

    “走,我們過去。”凱恩領著身旁女子,往那涌動處走去。

    “等、等一下。”她還是緊張的,手掌心中,又出了一層薄汗:“那個……是米發爾先生?”

    “不,米發爾向來神秘,那是他的秘書長。”

    她驚訝了一下,特意又朝著涌動處看了看,心中更是震驚……米發爾向來神秘,誰都知道。

    米發爾不出席這樣的宴會,也就說得通了。

    但是,驚訝的是,那個人,只是米發爾身邊的一個秘書長,一個秘書長出現,便能夠引起如此多政商名流的關注。

    女人垂下頭,半晌抬頭:“凱恩,謝謝你。”

    后者閑淡道:

    “別急著謝我。

    我只是一個引薦者,

    最終能不能得到米發爾的一個機會,那要看你自己。”

    聞言,她松了一口氣,隨即揚唇一笑:“凱恩,謝謝你。”

    “走,我帶你去見米發爾。”

    他拉著她往人群里走,所過之處,人人為之讓路。

    “你好,凱恩公爵。”他們人剛到米發爾的秘書長身旁,西裝筆挺的秘書長一眼看到了凱恩,讓開人群,向前來,主動問了好。

    簡童微微吃驚……公爵?

    她側首看去,后者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笑容:“都21世紀了,哪兒有什麼王公貴族,都是以前祖輩們留下的虛名,不重要。

    我還是你認識的凱恩。”

    “先生已經在樓上會客室,等您了。”秘書長禮節性地退開半步,單手置放在身前,微微側身弓腰,讓開了一條路。

    簡童跟隨而去,一個直達電梯,她同凱恩一同走進去,轉身,電梯門關上那一刻,她才看到,此次宴會里除卻一些熟悉的面孔外,還有許多外國人。

    “請稍等,我進去匯報一聲。”秘書長禮貌地說道。

    不多時,走出來,邀請他們進去。

    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

    仔細想想,這種行業中的緊張,在她一開始入行的時候,才會有。

    手掌突然緊了緊,她垂眼掃去,才看到身旁的人,不知什麼時候,牽住了她的手,仿佛被燙到一般,卻在想要抽手的那一刻,理智戰勝了心理。

    她仰頭,沖他笑了笑:“我可以,別擔心。”而后視線下移,落在兩只握在一起的手掌上。

    凱恩體貼地便要松開手。

    耳畔一聲輕揚熱情的聲音:“oh god,kane,i can't believe haee.

    thisyour ven?”

    簡童抬頭那一刻,原本已經快要被松開的手掌,倏然,又被緊緊地握住,頭頂傳來話華麗如大提琴的低沉嗓音:

    “no,”

    女人面容輕緩,正要介紹自己:“tong jane,anre fri……”

    “ien.”

    女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僵滯:“不好笑。”她輕聲對身旁男人道,后者薄唇露出淺淡的笑意,慢條斯理地對著對面一臉驚詫的米發爾解釋道:

    “a  elegant ntlean should havensehuor.”

    一句話,便把過錯推給了對面的米發爾,但后者似乎也并不生氣,凱恩這才介紹起雙方來:“簡童,簡氏集團董事長。米發爾,法國德門開創者,行業先驅。”

    “你好。簡童。”

    “美麗的女士,你好,米發爾向你問好。”

    凱恩松開簡童的手,“你們聊,我去喝一杯。”便徑自繞到里頭拐角處的吧臺,給自己倒了一杯,便又招呼秘書長:“喝一杯?”

    “是的,公爵。”

===第三百零五章 我不要口頭的道謝===

這場會談,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

    而始終,凱恩·費洛奇一直呆在轉角吧臺,靜靜地與秘書長喝酒閑聊。

    直到簡童從一門之隔的玻璃移門內走出,男人才優雅地放下手中的杯子,站了起來。

    “走吧,一路趕飛機,一直沒有休息,累了吧,我送你回客房?”

    “kane,等一下,老朋友見面,不陪我喝一杯嗎。”

    米發爾倚靠在玻璃門邊,笑望著這邊。

    簡童聞言,提起的神經舒緩了,“如此,我就不打攪二位敘舊。”

    她的這一反應,自然被凱恩·費洛奇敏銳的捕捉到,深邃的瞳子微微暗淡,他是聰明人,知道什麼退一步,倒也沒有執意堅持要送簡童一起離去:

    “也好,”男人側首,對門邊倚靠的米發爾微微揚唇道:“只是夜深了,讓一個女士自己離去,并不是一個紳士所為。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