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催淚虐心 蝕骨危情 第295章

《蝕骨危情》第295章

    假如她真的再也不在乎阿修了,他郗辰甚至不惜一切代價,讓她“意外死亡”。

    是,她是歷經了磨難,可他郗辰本來就不是好人,就算所有的事情都對她不公,但如果只有她死去,才能夠救贖阿修,他郗辰也會眼也不眨地做了。

    所謂偏心,大約就是如此。

    一方再好,不關心就是不關心。

    另一方再壞,他也是好的,也必須全須全好。

    “你走了的這幾年,阿修瘋了一樣找你。

    他說,走遍所有能夠走到的地界,就是找到老死,也絕對不會放棄找你的決心。

    他又沒日沒夜的工作,事業的版圖,不停的擴張。

    就連那少有的休息時間,全部都拿來大江南北的尋一個人。

    簡童,他心心念念的那人,就是你啊。”

    簡童無來由的煩躁,沖郗辰發了脾氣:

    “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管我什麼事?

    說的好像他沈修瑾是個大情圣,對我情深不壽。

    我只求求他,放過我。

    一別兩寬,兩不相欠,這是我與他之間最好的結局。”

    如今呢?

    派個郗辰過來做說客?

    她身上,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是他沈修瑾牽腸掛肚惦記著想要占有的?

    讓他來說啊!

    “郗辰,你看看我!看看我!”她砰地坐起身,蒼白的面容上,又浮上淺淺的紅暈,大氣亂喘著,她指自己:

    “這些年,我任由你們掄圓搓扁,想要我什麼樣,我就什麼樣。

    是個人,都能夠甩上一疊鈔票,然后就告訴我:你、簡童,拿著錢讓我們開心開心。”

    她已經盡力克制自己了情緒:“我愛過他,我從不否認。

    我簡童這一生,唯獨愛過沈修瑾一個人,再沒對誰動過心。

    可是你們不能夠仗著我的愛,就這麼欺負人!”

    她說的斬釘截鐵,字字咬牙切齒!

    你們不能夠仗著我的愛,就欺負我!

    郗辰心里無比震撼!

    他從沒有和簡童這麼單獨正式的坐下來,談過心。

    這些年,他只看到了這女人和沈修瑾的癡纏。

    前幾年,看她屁顛屁顛的倒追阿修,忙得不亦樂乎。

    后來就發生那樣的事情了。

    后幾年,看她懼怕阿修躲也來不及。

    他也好,煜行也好,好像對這女人,從始至終都是漠不關心,她愛也好,怕也好。

    他和煜行只是冷眼看著,直到她逃了,阿修瘋了。

    然后他和煜行嘴上不說,心里卻把這女人給怨上了,是她害得孤傲清冷的阿修,人不人鬼不鬼。

    即使在得到那份監控視頻之后。

    也是他和煜行,從始至終都冷眼旁觀,她出獄,他們看不到她死水一樣沒有希望的眼睛,只抱臂上觀,動動嘴皮子惋惜兩聲:啊,當年那個傲骨滿存名滿上海灘的簡童,怎麼會變成這種畏畏縮縮的模樣。

    可是,簡童現在就在他面前,聲嘶力竭地喊著:“你們不能仗著我的愛,就這麼欺負人!”郗辰知道,“你們”不止包括沈修瑾,還包括他和煜行。

    只這句話,也足夠說明,這女人對他和煜行兩個人心里的心思想法,清楚的很。她是看透了他和煜行逼著她低頭逼著她妥協逼著她糊里糊涂跟在沈修瑾身邊,糊里糊涂就這麼把一輩子過掉算了。

    “郗辰,”簡童深呼吸,她此刻已經平靜了些:“你覺得,我和那個人,應該是什麼結局?”

    郗辰張口就想說,你好好過日子吧。

    簡童打斷他的話:

    “我要是夠聰明,就應該乖乖聽話,做個玩偶,不知沈先生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總之他想要的時候我就乖乖給,等到他膩了厭了煩了我就又該乖乖滾蛋。

    這樣,他也得償所愿,你們也滿意了。”

    郗辰愣住……原來看起來事事不管的她,其實心里什麼都明白啊。

    “郗辰,皮肉受傷,會長好。

    心里那一刀一刀的口子,就是長好也會留下痕跡。”她露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

    “你要我怎麼還能夠正常的面對那個人!”

    這一刻,面對這一聲質問,郗辰百口莫辯,所有的詭辯和偏心,在這個女人眼中疼的能夠溢出來的眼神下,都是那麼蒼白無力。

    你叫我,怎麼面對那個人?

    怎麼原諒?

    怎麼接受?

    怎麼……相信!

    誰又知道,那男人又想要玩什麼花招?他說他恨她,說怎麼死的那個人不是你,說你不配,說你活著也要為夏薇茗贖罪。

    吶~她還活著。

    卻已經身心皆疲憊得難以支撐起那份愛意,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去恨。

    可她與那男人之間,卻已經說不清道不明了,全部纏繞在了一起,那是一個混亂不堪解不開的亂麻。

    曾經渴望的,現在卻懼怕。

    床上的女人,閉上了眼……苦澀一笑,阿鹿,世上沒有世外桃源啊,洱海也不安全呀。

    s市

    男人趁夜歸來,時久未睡,睜著赤紅血絲遍布的眼,帶著一身冷露的潮意,在沈家老宅,找到了正下棋的沈家老爺子。

    “為什麼這麼做?”

    他臉上除了那雙因為時久未曾入睡而血絲遍布的眼,其余一切,都平靜無波,淡漠地望著一人之隔的老人。

    他看也不看,與老者下棋的,正是那前幾日還在洱海邊的民宿里,與他打架的陸明初。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