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催淚虐心 蝕骨危情 第229章

《蝕骨危情》第229章

    又大步沖到了床頭邊,伸出了手臂:“不吃藥嗎?”

    “你……”她剎那慌亂。

    他立即冷笑:“維生素片,對吧?”薄唇緩緩勾起一道弧度,沒有任何一絲人類的溫度,另一只空著的手,擰開了瓶蓋,漆黑的瞳子直勾勾地鎖住面前的女人,手掌一轉,倒出來一大把的藥片,薄唇彎起的弧度,越來越大,而冷意,也越來越甚。

    仰頭,手掌里大把的藥片,全部都塞進了嘴里,他當著她的面前,吞下了幾十片的藥片。

    簡童瞳子驟然收縮,來不及顧及其他,來不及細思,幾乎撲上去地勾住他的手臂:“別!你不能吃!”

    “我為什麼不能夠吃?不是維生素片嗎?”他笑,笑容不達眼底:“你都可以吃,不是嗎?”

    “我,我……”‘我’什麼呢?她能夠說什麼?說這不是維生素片?

    他一邊嚼著嘴里的藥片,一邊垂眸望著這個女人,嘴里的藥片,一片就是極苦的,何況那一大把,他似乎感受不到唇腔里滿滿的藥味的苦,似乎他吃下去的不是很苦很苦的藥片,他只是在嚼口香糖那樣,毫無感受。

    簡童張了張嘴,每次想說點什麼,卻發現,她什麼都不能夠說。

    她盯著他的喉嚨,看著他的喉嚨每一次的吞咽,他還在嚼著藥片,她胸口有些悶疼,說不上來,是為什麼。仰起頭,望著他的眼:“吐出來吧。”

    “為什麼要吐出來?親親這麼小氣?這點維生素片都舍不得跟我分享?吃完了我再給你買。”他還要親昵地寵溺地對她說著話,可眼睛里的澀痛,心口里好似被一雙手生生地撕裂,發出“刺啦刺啦”的撕碎聲,他極力去忽視。

他想,至少這個女人,還是舍不得他的,否則他就算吃下去的是劇毒,她又何須在意?……可笑的是,他才發現,這是他所剩無幾的最后的籌碼!

    就因為這個!

    就因為這個……

    她說:“維生素片吃多了也不好啊,吐掉吧,好不好?”

    就因為這個!

    就因為這個……

    他說:“好。”原本那些翻牌的話,全部都藏在了心里,繼續假裝不知情。

    吐掉了嘴里的藥片渣滓,他蹙著眉頭,假裝咂咂嘴地品位:“這個維生素片不好吃。下次,你也別吃了吧。我給你換新的。”

    她臉色驟然大變,幾乎是從他的手中搶走藥瓶,然后臉色不自然地跟他解釋:“我喜歡這個口感,等這個吃完了吧。”

    他忽然摸上她的后腰,而她,全身瞬間僵硬,臉色更加不自然:“別碰!”

    幾乎用吼的。而她的眼神更是難掩痛意和難堪。

    “你說,會不會就這麼巧合的,我的腎可以裝進你的這里?”

    簡童臉色大變,向后瑟縮:“什麼意思?”無比防備地盯著面前的男人。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物換一物的事情,那你說,我若是把我的腎給了你,你能不能給我另一樣東西?”

    他眸光柔和地望著她。

    而簡童,渾身發冷,“不要玩了……不要玩了好不好?不是說,我們好好過日子的?我們好好過,好好過。你不要再開這種玩笑,也不要再想這種事情。”

    她還以為他想出了新的辦法來折騰她。而她……怕了。

    沈修瑾聽著簡童的話,聽著她說“我們好好過”,他想笑,又想哭……天可憐見,不可一世的沈修瑾,也有如此矛盾的人類感情的時候。

    “好,你說我們好好過,我們就好好過。

”他將她的腦袋摁進自己的肩膀里,她看不見的地方,他的左手,緊緊握成拳……

    “小童……你怎麼不問問,如果我把我的腎給了你,我想要你給我另一樣東西,你怎麼不問問,我想要的這個東西是什麼?”他輕聲在她的耳邊低語。

    清晰地感受到懷中女人的僵硬。

    “不要鬧了好不好?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他聽著她顧左右言其他地故意避開問題,輕笑了起來,眼底越發柔和,柔和中又似有痛色閃過,輕聲說:“好,不開這個不好笑的玩笑了。”

    “維生素片……我們不吃了,好不好?”沈修瑾眼角余光看到,即使被他抱進懷中,卻還死死抓著的瓶子,他想,如果這一次她能夠妥協,他立即捐出個人資產的一半給社會。還有一半用來養她養孩子,足矣。

    時間仿佛靜止,幾秒的時間,卻仿佛一個世紀,他等的心都焦了。

    他才發現,已經在意著這個女人到了瘋魔的境地。

    “這一瓶吃掉吧……不浪費。”

    轟隆!

    心里的墻,坍塌了!

    她還是要吃那該死的“維生素片”!

    她哪里是要吃“維生素片”!她只是不想為他生孩子!她只是不再能愛他!她只是想要與他劃清界限!

    沈修瑾輕輕將懷中女人推開,輕輕從她的手中抽走藥瓶,她很焦急,他對她安撫地笑了笑,而后,重新倒出一粒藥丸,捏著藥丸,放進了他自己的薄唇里,在她呆滯的目光下,環住她的后腦勺,他的薄唇,堵住了她的。

    苦澀,從他的唇瓣,渡進她的唇腔。

    這一刻,簡童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左胸腔,死死的摁住,似這樣做,才能夠緩解快要漫出胸腔的疼。

    有那麼一刻,她迷茫,是不是,她做錯了?

    但只是剎那,她的眼神堅毅無比……他是她的劫,不該有瓜葛!她沒錯!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