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喵爪免費小說 催淚虐心 蝕骨危情 第112章

《蝕骨危情》第112章

她從后視鏡里,小心翼翼掃了一眼,但這一眼,她卻差點忘記呼吸!

那后車座上的女人,一臉的平靜,手上的支票撕成兩瓣,兩瓣又撕成四片,四片變成八片……那張五十萬的支票,便在她的手上,撕成一片一片的碎紙,那女人拳頭里握著那團碎紙,伸出窗外,手掌一張,掌心里的碎紙便被風吹走。

蘇夢沒忍住,眸子里都是震驚:“你瘋了嗎!你忘了,你是怎麼樣,才得到的這張支票的!你怎麼能夠就這麼任由它變成一張廢紙!”

簡童的眼,從始至終都沒有眨一下,她的臉上,平靜得可怕。

聽到蘇夢的話,她緩緩望了過去,淡淡說了三個字:“不重要。”

不重要!

怎麼能夠不重要!

蘇夢氣急,卻看著后車座上女人平靜的外表,突如其來,再也說不出話來。

是啊,怎麼能夠不重要?來自曾經的伙伴的羞辱,最恥于面對的曾經認識的故人們,在這些以往能夠平起平坐聊天喝茶的故人面前,下跪,從玻璃碎渣上跪著爬著過去,鉆褲襠,求饒,甚至不惜喝酒賭命……怎麼能夠不重要?

都說簡童愛錢,什麼都能夠做。

當真如此嗎?

世人只看到她歡快的搖著尾巴趴在地上撿錢還笑得歡快的笑臉,就以為那笑臉是她丑陋的嘴臉。

世人會不會去問她:簡童,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簡童她,當真不疼嗎?

此刻,蘇夢恨極了自己,又怨懟沈修瑾……簡童她,親手撕碎了希望,蘇夢不敢去想,那張平靜的面容下,此刻藏著何等的痛,又是費了多大的力氣,忍住了痛表現的如此平靜的外表。

這個傻瓜,又是以什麼樣的心態,撕碎那張支票。蘇夢突然無比佩服這個女人……所有人都說簡童卑微下賤唯唯諾諾,可她們眼中一無是處的女人,比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要堅強和隱忍。

沈修瑾深邃的眼,落在簡童的身上,“為什麼撕掉它?”

簡童平靜無波:“它就是一張廢紙。”

她用盡了力氣,得到了一張廢紙。

絕望了,放棄了……可以了吧?

她等著他,厭倦了這場游戲。放她自由而去。

在此之前,逃不開的枷鎖,好累……

===第九十二章 此生最后悔的就是遇見你===

醫院里

白煜行安置妥當簡童。

“你運氣真好。”白煜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兒:“自己什麼情況,自己不清楚嗎?喝酒?”

說完,站起身,往外走,順便甩上門,門外,沈修瑾在抽煙。

“來一支。”白煜行朝著沈修瑾伸過去手,后者掏出煙盒,直接丟給了他。

白煜行老大不客氣,點燃一根:“什麼情況?”他瞄了瞄身后的門,他可記得,簡童出獄之后,第一次見面的情景,為了不喝酒,驕傲的簡童,就那麼的當著眾人的面,跪了下去。

后者抽著煙,不言不語。

白煜行也不在乎這家伙的冷漠。

吐一口煙霧:“聽說你讓她一個月內拿出五百萬,就放她來去自由?”彈了彈煙灰:“你放她走嗎?”

“不可能。”一直沒說話的男人,突然森冷地說道。

“……”白煜行囁了一下,驚詫于沈修瑾的情緒激動,用手肘碰了碰:“喂,你有沒有發現,遇上她的事情,你就很反常?”

男人眉心一擰:“想說什麼直接說,不用繞彎子。”

“咳咳……”這可是你讓我直接說的,白煜行又清了清嗓子:“我覺得你太過在意簡童了。

這和你以往都不一樣,老伙計,你那麼機敏的一個人,難道沒有察覺自己的反常嗎?”

他就不信,沈修瑾自己心態上的變化,他自己沒有察覺出來。

不過……

三十秒之后……

“不是吧?”白煜行跳腳了:“你不說話,說明你自己也是這麼想的,你不反駁一下?”

“她沒事吧?”半晌,沈修瑾開口問道。

白煜行的眼神變得十分奇怪,落在沈修瑾的身上……這家伙大半天不吭聲,好不容易張口說話,開口就是問簡童的情況?

不妙啊不妙……白煜行心里說道。

“運氣不錯,喝得不多,不過這種事,以后還是不要發生了。”又說:“不過她的膝蓋傷得有點深。”

窗戶邊,沈修瑾眸子一冷,捻熄了煙頭,“嗯”了一聲,轉身推門進了病房去。

白煜行要跟進去,“砰”的一聲,病房的木門,就在他面前,毫不留情地闔上。

摸摸鼻子,白煜行砸吧砸吧嘴…: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不讓進屋去嗎?我明天再進去我天天都進去,我以病房為家呢。

心里一陣不平衡,他也不逗留,轉身就走。

病房里

“你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男人站在病床邊,居高臨下的望著病床上的女人。

女人垂著頭,一時滿室的靜謐。

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她有反應,沈修瑾心里無來由地一叢怒火浮上心頭:

“他們讓你跪,你就跪?簡童,為了錢,你這雙膝蓋跪了多少人?”

不能接受這樣狼狽卑微的她……分明曾經的耀眼無比的簡童,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床上的女人,不發一言。

他更怒!

“你告訴我,是不是我最后沒有及時出現,你最后真的就把那瓶酒喝下去!你就這麼看輕自己的性命?!”他不敢置信,這女人,拿自己的命去換錢!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