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隱婚罪妻》第417章

這個道理,林維棟何嘗不知道。

說完這所有的一切,陸見深就起身告別了。

然后,他剛走了幾步,林維棟的聲音就從身后傳來:“等一下。”

陸見深轉過身。

然后,他就聽見林維棟認真的開口:“我同意給陸家注資,但是我還有最后一個條件。”

“林老請說!”

“關于我的病情,不要告訴思雨,已經是晚期了,我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最后的時間我希望她能高高興興的陪著我,而不是每一天都在擔驚受怕中度過。”

陸見深鄭重的點頭:“好,我一定保密。”

“好,那你回吧,所有的資金分三批,在一周內到位。”說完,林維棟閉上了蒼老的雙眸。

“謝謝林老,我必履行今日之諾言!”

再次刷頭條消息時,上面已經都是陸家和林家合作,陸家解除危機的新聞了。

不僅如此,陸家絕處逢生,股票直接瘋狂飆升。

看著這些新聞,南溪立馬高興流出了眼淚。

真好!

陸家有救了!

爺爺的心血保住了。

可繁華之后,熱鬧之后呢?

南溪知道,她必須得面對一個現實。

那就是:記憶里那個清風朗月,風度翩翩的男子,真的即將遠離,再也不屬于她了。

以后,他就是別人的老公。

可能很快,也會成為別人的父親。

她再也不能撒嬌的抱著他,親吻他,喊他“老公”了。

從此,“南溪”這次詞語會從他的記憶,他的人生里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抹去,再也沒有她的任何痕跡了。

以后五年,十年,二十年……一輩子。

都是另一個女人牽著他的手,陪在他身邊了。

只要一想到這些,她的心就忍不住疼起來。

這一次,連動著就連小腹都是疼的。

剛開始,只是一點輕微的疼,南溪也沒有放在心里。

然后后來,這種疼痛越來越明顯,而且擴大的范圍越來越大。

怕寶寶有事,南溪立馬去了婦產科。

婦產科的醫生檢查了一圈,柔聲安慰著:“不用擔心,寶寶很好,有時候孕婦情緒起伏過大,太過興奮或者太悲傷的時候,寶寶也能感應道,所以會動的比較厲害。”

“動?”愣了一會兒后,南溪立馬驚喜看向她:“寶寶已經在我肚子里動了嗎?”

這些天,夜晚睡不著的時候,她就會去軟件上看一些寶媽發的帖子。

里面的內容很全面,幾乎什麼都有。

她也加入了和寶寶差不多大的寶媽群里。

雖然她很少說話,但寶媽們說的關于寶寶的一些注意事項還有孕期注意事項,她都會認認真真的看。

前幾天,她就看見有些寶媽說,已經能感覺到寶寶在肚子里輕微的動作了,也就是胎動。

接著,她就看見好幾個寶媽也說感應到了胎動。

當時她還著急來著,沒想到寶寶已經有了胎動。

“你閉上眼,手放在小腹上,靜下心,認真的來感受一下,寶寶現在正在動。”

“不過因為還比較小,你的感覺可能不是很明顯,就像是小魚兒在輕輕游動一樣,慢慢來,你好好感受一下。”

在醫生的指導下,南溪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放慢了呼吸。

同時靜下心,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小腹上。

然而,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過去了……

情況不是很好,她好像還是沒有感覺道。

見她有些沮喪,醫生笑著鼓勵:“沒事的,每位媽媽對于胎動的敏感度都不一樣,等寶寶再大一些就能很輕松的感覺到了。

“不要著急,一切都是正常的。”

“好,謝謝醫生。”

晚上,南溪回到家里。

因為只有她一個人住,所以就租了一個一室一廳的房子。

雖然面積不大,但是里面的設施很齊全,而且她一個人住已經足夠了。

晚上,南溪洗了澡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反反復復,翻來翻去,卻只讓心情變得更加躁動起來。

最后,她索性坐起來,打開了燈。

然后拿出了那張圖。

也就是她離開前幾天在辦公室給陸見深畫的那張。

雖然,畫工一般,技術也一般,但只要看著,南溪腦海里立馬就能浮現出他坐在辦公桌前認真工作的樣子。

一舉一動,皆是那樣清晰,就像浮在腦海里一樣。

根本沒有絲毫忘卻。

目光再落到旁邊的桌子上,南溪甚至花了眼。

驟然,她感覺自己看見了。

看見了他,他好像正坐在房間的桌子前,挽著衣袖,身姿挺拔,一只手拿著筆圈畫著。

偶然,低頭寫字。

南溪瞬間失了神。

竟完全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還是夢境。

“見深,是你嗎?”

“真的是你?”

她掀開被子,無法控制的走過去。

當目光觸及到他的面容,她再也忍不住,直接伸出手,想要捧住。

然而,當她的手一靠近,驟然,眼前的一切就破碎了。

沒了。

他就像一陣煙一樣散了,碎了。

“怎麼會呢?見深,是你啊,明明就是你,我看見了的。”

“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所以我一碰你就離開了。”

“對不起,見深,我沒有辦法,我真的別無選擇,你原諒我好嗎?”

南溪看著眼前空空如也的桌子,瘋狂的搖著頭,滴著淚。

(本章完)

第357章 不,我不嫁

可不管怎麼樣,面前都是空的。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