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隱婚罪妻》第236章

呵?又是打陸見深的主意。

“不管是誰的錢,我都不會給你一分,你就別做夢了。”

“南溪,你這個死丫頭,你到底還有沒有良心,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情況嗎?我欠了人家一百萬,人家說了,要是這兩天再還不上,就要剁掉我的一條胳膊和一條腿。”

“那就剁掉。”南溪毫不遲疑的說。

杜國坤立馬變得齜牙列齒,破口大罵起來:“沒良心的東西,竟然連自己的爸爸都不救,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怎麼那麼狠啊?”

“我再重生一遍,我沒有錢,一分都沒有,你別再來找我來。”

“好啊!”杜國坤咬牙道:“那我就去找我的好女婿要,一百萬而已,小錢,他那里多的是。”

“杜國坤,你怎麼那麼無恥?見深憑什麼要平白無故的給錢你?你怎麼好意思向他要?他已經支援你夠多了。”

“憑什麼?”杜國坤冷笑:“就憑他是我女婿,我沒有兒子,讓他還個錢不是天經地義嗎?”

南溪看向他,再也忍不住:“你去找他也沒用,我們已經離婚了。”

杜國坤一聽,陡然停住腳步,然后迅速的轉過身,不可置信的看向南溪:“死丫頭,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離婚?你們什麼時候離的?”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們已經離婚了。所以,他不會,也不可能會給你錢,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南溪的話對杜國坤來說簡直如遭雷擊。

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南溪,我不管你和陸見深現在是什麼關系,老子只有一個要求,一百萬,明天之前,你必須給我籌到。”

“不可能。”南溪斬釘截鐵的拒絕。

杜國坤冷笑:“有些話,老子一直沒告訴你,就是想從陸見深那里撈點好處,好啊,現在既然他那里拿不到錢了,我也就無所謂。”

“既然你都要老子的胳膊和腿了,一點也不念父女之情,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知道你媽媽長那麼漂亮為什麼嫁給我一個酒鬼和賭鬼嗎?知道我為什麼從來都不喜歡你嗎?”

聽到這話,南溪胸口起伏的厲害。

她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得了的真相要被揭開。

“為什麼?”她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因為你那個賤人媽嫁給老子的時候就挺著個大肚子,懷著你這個孽種,沒人要她,是她死乞白賴的讓我娶她的。”

第201章 威脅,不給錢就公布身份

“不可能。”

南溪捏緊了雙手,怒目盯著杜國坤,因為憤怒,那雙眼睛幾乎能噴出火來:“杜國坤,你別想污蔑我媽。”

“污蔑?”

杜國坤一陣冷笑:“老子犯得著去污蔑她一個名節敗壞的女人。好好想想你的名字,你叫南溪,你媽叫南秋語,你隨的是她的姓,而不是姓杜。”

“如果你是我的女兒,你覺得我會讓你姓南?”

這話,瞬間成了擊碎南溪心里防線的最后一跟利劍。

是啊,她太了解杜國坤了,如果她真的是杜國坤的孩子,他肯定讓她姓“杜”,而不是“南”

南溪記得,小的時候,她曾問過媽媽:“媽媽,為什麼我們班的小朋友都和爸爸一個姓,而我卻和媽媽你一個姓啊?”

媽媽當時愛憐的抱著她說:“因為媽媽的姓氏比較少,而且爸爸也比較開朗大度,不在乎這些形式,所以就讓溪溪隨媽媽的姓了,溪溪是不喜歡嗎?”

“不,溪溪很喜歡啊。”

那時她小,也比較天真。

所以媽媽一解釋,她就相信了。

后來到了高中,到了大學,你也知道了一些孩子會特意隨著媽媽的姓,她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原來,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

“媽媽……”南溪揚著頭,心里難受極了。

一直以來,她都那麼渴望父愛,渴望有一個稱職的爸爸,可是老天爺像是和她開了一個玩笑。

如果她不是杜國坤的女兒,那她又是誰的女兒呢?

“那我的親生父親是誰?”南溪抬眸望向杜國坤。

“我怎麼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算我求你了,念在二十多年相處的情分上,告訴我,我的爸爸是誰。”

杜國坤不耐煩的揮著手:“你求我也沒用,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媽當年碰到我的時候就是只身一人,什麼家庭信息都沒有,我現在懷疑就連她的名字都是假的。”

“那……這麼多年來,你就不好奇?我媽媽就沒有透露過一點兒信息?”

南溪問著,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不知道,我們結婚前有約定,凡是和你爸爸有關的事,一個字都不準提,她給我錢,我要做的就是充當這個便宜爹,讓你的身份光明正大。”

杜國坤的話簡直熄滅了南溪心里最后一絲光亮和希望。

她身子頹敗得一晃,如果不是有東西扶著,已經倒在地上了。

杜國坤卻越覺心煩,不耐煩道:“我今天來找你,可不是為了讓你去認親,南溪,我再說一遍,明天你如果不能籌到一百萬給我,老子會做出什麼事自己也不知道。”

“你想做什麼?”南溪看著他,心里有種非常不好得預感。

“這個便宜爹,老子當了二十多年了,太憋屈了,要是湊不到錢,你別怪我和你媽的名聲同歸于盡。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