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隱婚罪妻》第226章

再也不敢呆下去,她拉開門,迅速的跑了出去。

剛從季夜白的辦公室跑出去,她的手機就響了。

南溪無暇理會手機,只能跑,不停的跑,一直跑了好幾個樓梯,又坐電梯回了休息室,然后把門反鎖,她才松了一口氣。

手機又響了起來,南溪拿出來一看才發現是陸見深的電話來了。

可是,現在的她,這麼糟糕的她怎麼能見他呢?

雖然委屈。

雖然難受。

但是,她不想讓見深為她擔心。

而且這樣的事,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她也不想讓他知道。

因為害怕,南溪的心到現在都沒有平復。

手上一個哆嗦,她的手機就掉在了地上。

撿起手機的時候,南溪看了看里面的自己,這才發現現在的自己簡直糟糕透了,臉頰也不知不覺掛上了兩行淚水。

陸見深的電話又來了,她不想耽誤,但又不想讓他看出自己流淚,伸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整理了下頭發,她迅速的接聽了視頻。

也是在那一瞬間,南溪收起了所有的不開心,快樂的笑著。

然后開心的和陸見深打招呼:“見深,你到了嗎?”

“嗯,剛剛到。”陸見深接著道:“溪溪,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南溪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因為看你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而且我剛剛給你打了幾個視頻,你都沒有接,我很擔心。”

“沒有,因為我看時間到了你還沒聯系我,我很擔心,所以連打了幾個電話。我這邊是因為有個病人有點特殊情況耽誤了,沒有什麼事,你別多想。”

南溪掐著自己的手掌心,強裝鎮定的解釋。

“抱歉,飛機遇上氣流,耽誤了一些時間,比既定的時間晚了一些。”

“沒事,我知道你沒接通肯定就是還沒到,否則一定會給我打電話的。”

雖然南溪在視頻里一切都表現的很好,沒有哭,沒有顫抖著聲音,更是一直笑著。

可陸見深的觀察力和敏銳度畢竟不是常人能比的,幾乎是南溪接通電話的第一刻,他就感覺到了奇怪。

只是那時說不出到底哪里奇怪,而現在,他早已察覺。

她的眼圈,分明是紅的。

臉頰上也分明有淚水滑過的痕跡,如果他猜測的沒錯,她肯定是哭過的。

還有她的頭發,明顯是剛剛可以整理過的。

種種跡象都表明,她剛剛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溪溪,真的沒事嗎?”陸見深十分擔心的問。

“嗯,沒事,真的沒事,你不要擔心我,我在國內一切都好,你安心工作,我等你回來。”

南溪說完,再度揚起一個笑容。

可她越是笑著,越是強撐著堅強,越是讓他放心,他心里就越不好受,越不是滋味。

從來沒有一刻,他感覺自己這麼無力。

可是,隔著電話,他能帶給她什麼?

除了安慰,只有安慰。

他甚至都沒有辦法給她一個擁抱。

此時才知,相隔兩地的人,就連一個擁抱都是如此奢侈的事。

“溪溪,如果發生了什麼事,一定不要瞞我,要告訴我,我會和你一起面對,也會和你一起承擔。”

“嗯,我知道。”

南溪點頭,同時道:“見深,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

“好,那你早點休息。”

雖然他還想多看看她,多聽聽她的聲音。

可是見南溪狀態不好,面容也很憔悴,他只能同意掛了電話?

掛斷電話,南溪整個人就像被抽空了一樣,頹敗的倒在門上,順著門板虛軟的往下滑,直到滑在地上坐下。

一直到這時,她才坐在地上,雙臂緊緊地抱住自己,放聲哭了出來,任由自己流了眼淚。

幸好掛了電話了,否則,她怕自己會忍不住。

剛剛,如果晚一會兒,再晚一會兒,她就撐不住了,就會把心里所有的害怕,所有的委屈,盡數告訴他。

可是,他現在在國外,告訴了又能怎樣。

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只會讓他更擔心。

她不想只成為他的累贅和負擔,更想成為能和他共擔風雨的人。

說不委屈是假的。

說不難過也是假的。

誰不想在這個時候有最愛的人陪在身邊呢?

可是,她總要學會堅強。

那邊,陸見深掛了電話立馬給林宵打了電話:“溪溪在醫院應該受了委屈,你去查查到底是什麼事?動靜小一點,不要驚擾到她。”

“是,陸總。”

林宵的動作很快,再說了,醫院里到處都有監控。

隨便問了一下,南溪一上午在醫院的行動軌跡就出來了。

整個上午,雖然累,但她的情緒一直是正常的,而且工作起來干勁十足。

變化就出現在中午以后,也就是她去了季夜白的辦公室以后。

林宵不敢耽誤,查清了這些后,火速匯報給了陸見深。

“你確定?”

“陸總,我非常確定。”

電話那邊,陸見深在聽到這些后就保持著一個姿勢,似是僵硬了很久很久。

他的臉上更是冷的沒有絲毫溫度,全身散發著陰沉恐怖的氣息,整個人低沉的要命。

季夜白?

又是他。

更讓他無法容忍的是,他竟然將魔爪伸向了溪溪。

一想到溪溪和他視頻時的微笑,陸見深心里就心疼的要命。

明明她受到了傷害,心里又害怕又委屈,還哭了,不僅不能對他發泄,還要強顏歡笑的安慰他,不讓他擔心。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