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隱婚罪妻》第155章

等入職后,一切就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了。

這些天,陸見深總是早出晚歸,南溪和他碰面的機會很少。

早晨她剛起床,他就已經出去了;

晚上他回來時,她已經睡了。

每當夜深人靜,南溪睡著時,陸見深就會悄悄潛入她的房間,坐在她身邊。

有時,是站在她身邊,留戀的,不舍的看著她;

有時,是簡單跟她說下當天發生的一些事。

有時,他什麼也不說,只是安靜的看著她,好像怎麼看也看不夠似的。

離開時,他會彎身她額頭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一連七天,陸見深每一天都是這樣做的。

這天晚上,他回來時已經很晚了,身上更是帶著一身酒氣。

因為擔心濃烈的酒精味會熏到南溪,陸見深特意洗了澡,然后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才去到她的房間。

他去的時候,南溪已經睡了,熟睡的小臉在月光下顯得恬靜而柔美,讓人愛戀不已。

她眼睛閉著,紅潤的小唇輕輕抿著。

可若是陸見深看得再仔細一點就會發現她的睫毛在輕輕的顫抖著。

光著腳,他直接滑坐在南溪旁邊的地板上。

不記得坐了多久,他才轉過身,貪戀的看著南溪柔美的臉頰:“老婆,這可能是我最后能這樣叫你了,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兩年多了,我們已經一起度過八百多個日夜了,原本我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叫你,我卻都沒有好好珍惜。”

“我知道你不能原諒我,其實我自己也沒法原諒自己。”

“你知道我為什麼想帶你去爺爺奶奶的故鄉嗎?”

“爺爺和奶奶在世時,十分恩愛,我有限記憶里,爺爺總是護著奶奶,疼著奶奶,其實我想告訴你,以后我也想像爺爺對奶奶一樣對你。

我有私心,我希望你能在看了爺爺和奶奶的故居后,重新審視我們的婚姻,再給我一次機會。”

“可是這些話,我只敢趁著你睡覺了,偷偷的告訴你!”

原來,赫赫有名,不可一世的陸見深,也有懦弱和害怕的時候。

這是他以前從來都不敢想象的,可當這一天真的到來,這個人真的出現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

以前,是他太自負,太狂傲。

離開時,陸見深低下了頭,準備像往常一樣在她額上落下珍貴的一吻。

看著南溪恬靜的面容,他俯下身,然而,就在吻要落在額頭上時,他突然轉變了想法。

往下,他的目光落在南溪柔嫩殷紅的嘴唇上,突然,他什麼都不想想了,低頭,毫不猶豫的吻了上去。

她的唇,很嫩,很軟。

暖暖的,一如記憶的味道,讓他流連忘返。

最后了吧,這可能是最后的機會了,就讓他恣意一次,放肆一次。

“對不起溪溪!”

最后,陸見深說完這句話,輕輕的離開了房間。

他剛一離開,床上,南溪就輕輕的睜開了雙眼。

她沒有睡著,陸見深剛進來,她就知道了。

她只是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所以裝睡罷了。

經過了這麼多的風雨,兩人之間終究是錯過了,嫁給他的時候,她幾乎是孤注一擲,以為只要時間久了,他們總能日久生情,他總會忘記以前,總會愛上她。

可是現在她才明白,“時間”在愛情面前是沒有用的。

有的人,一見鐘情,只需要一眼就夠愛上了,比如她。

而有的人,哪怕是一輩子,也不會愛上,比如陸見深。

他們終究,有緣無分。

第二天一早,兩人收拾行李去往爺爺奶奶的故鄉,這是離婚前的最后一站。

來回總共三天,三天后,他們都將各自奔赴新的征程,再無羈絆。

第132章 分別前的最后溫柔2

因為路途有點遠,到的時候,已經中午了。

故居在江南的小鎮上,人頭攢動,非常熱鬧。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濃濃的煙火氣,南溪忽然覺得有種濃濃的親切感。

他們先去了爺爺奶奶的老宅,站在門前,南溪有些意外。

老宅是青磚做成的,濃濃的小鎮特色,一眼看上去很簡單,也很樸素,還保持著幾十年前的風情,看起來有些陳舊了。

陸見深解釋道:“爺爺奶奶以前就是住在這里的,他們在這里成的親,也是在這里生下的我爸。”

“后來雖然發達了,但奶奶念舊,總覺得老宅子里保存著她和爺爺以前的記憶,非常珍貴,所以一直保持著老宅原來的樣子,沒有翻新過。”

“奶奶還在的時候,逢年過節,我們總會找時間過來玩幾天,后來奶奶去世后,因為擔心爺爺睹物思人,太過傷心,我們就來的少了,但也會來。”

南溪邁著腳步,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

她走的很慢,雖然宅子已經舊了,很多用木頭做的門框都已經掉了色,露出了木頭的原色。

可是,她卻格外喜歡這個宅子。

聽著陸見深講爺爺奶奶以前在老宅里的故事,南溪總覺得好像自己也走進了那段歲月。

她去陸家的時候,奶奶已經去世了。

所以,她從未見過奶奶。

包括照片也是沒見過的。

進了大門口,庭院的地面鋪著青色石磚,雖然是小鎮上隨處可見的景色,南溪卻覺得別有韻味。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