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隱婚罪妻》第128章

南溪蒼白的小臉笑了笑,其實她想說多此一舉,她會去哪里呢?

她又有哪里可以去呢?

她沒有家了,自從媽媽去世,她就再也沒有家了。

陸見深到醫院時,方清蓮還在醫院的頂樓,她披散著一頭凌亂的長發,整個人幾乎處于瘋魔狀態。

她坐在輪椅上,兩只手推著輪椅,一點一點,緩慢的向前行。

關鍵是,輪椅前行的方向都是樓頂的邊緣,離開掉下去只有十厘米。

陸見深看著,一整顆心都懸著。

陸柔一邊哭,一邊配合的表演:“清蓮姐,你快下來,我求求你快下來,太危險了。”

“我不想下去,柔柔,你知道嗎?我已經沒臉見人了。”

“清蓮姐,事情會解決的,你先下來,我們一起想辦法好不好,還有哥在,他一定會幫你的,他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不。”驟然,方清蓮瘋狂的喊道:“不會了,他不會管我了。”

“見深現在眼里心里只有南溪,他早就已經把我拋到九霄云外了,我的死活對他來說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柔柔,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我那麼愛他,可是他一點兒也不在乎我。”

“可是……”方清蓮哭著說:“你不用可憐我,都怪我,是我自己任性要和他分手,如果我們沒有分開,我肯定是這個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我不該和他分手的,我后悔了,你知道我有多后悔嗎?我恨不得減壽十年回到我們還在相戀的時候。”

不得不說,方清蓮的表演技術十分精湛。

尤其是她哭著說出的這些話,讓陸見深心里特別難受。

“清蓮……”終于,陸見深開了口:“我來了,我沒有放棄你,我也沒有不管你的死活。

“你快過來,我保證這件事我一定幫你解決,不會有損你的名節。”

“見深!”方清蓮激動的喊著他:“你怎麼來了?”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你還是在乎我的,還是愛我的對不對?”

方清蓮破涕為笑,她推著輪椅,一點一點的滑向陸見深。

就在快要靠近的時候,陸見深一把抓住了她的輪椅,將她抱下來,徑直抱入病房。

進病房時,南溪發現外面站了黑壓壓的一排人,全都身穿黑色西裝,人高馬大的,看來,是怕她再次跑出去。

把方清蓮放到病床后,陸見深轉身看向陸柔:“去找醫生來。”

“好,哥,我馬上去。”

檢查完,醫生說沒有大礙。

陸見深松了一口氣。

“好好休息。”

方清蓮以為她贏了,贏了一場漂亮的勝仗,然而,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陸見深丟下這句話就要離開。

第109章 南溪的反常

“見深……”她伸手,可憐兮兮拉住陸見深的手:“你這就要走了嗎?”

“既然你沒事,我不適合多留,更不適合過夜。我之前已經說過,我已婚,你尚未婚假,我留下來對彼此都不好,柔柔留下來陪你就行了。”

“有事在聯系我。”

方清蓮一聽,幾乎當場哭了起來:“見深,你也相信了那些照片對不對?”

“你也覺得我是一個花心,隨便勾搭男人的壞女孩對不對?”

“嗚嗚……不是的,見深,那些照片都是假的,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我愛的人都只有你一個。”

方清蓮哭的梨花帶雨的,可是這一刻,陸見深只覺得心煩。

因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南溪的情況讓他很擔心。

推開方清蓮的手,陸見深薄唇冷道:“是真是假都不重要,我都會幫你把這件事壓下來。

“你說什麼?不重要?”方清蓮不可置信的看著陸見深。

女孩子的清白對一個男人怎麼會不重要呢?

哪個男人不想要女孩子最干凈的時候呢?

可是,他竟然說不重要。

所以,他是真的不打算要她了嗎?

“見深,你不要我了,是嗎?”方清蓮仰著頭,淚水一串串的往下流。

“我有妻子。”陸見深鄭重道。

“妻子?”方清蓮冷笑:“她算哪門子的妻子,只是一個工具人罷了,你為什麼寧愿要她,都不要我呢?”

“見深,我到底哪里不如她?”

“你很好,可是她是我的妻子,我必須對她負責任。”

這一刻,陸見深突然想起了爺爺當初對他說的那段話。

“她一個女孩子,離了婚,還沒有工作,媽媽去世多年,兄弟姐妹,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一個親戚都沒有,可以說是舉目無親,你想過她離了婚之后要怎麼生活?要怎麼承受別人的流言蜚語嗎?”

是啊,他的確沒有辦法想象。

“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

說完,陸見深不帶絲毫猶豫,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醫院。

剛坐到車上,他就給家里的人打了電話,詢問了南溪的情況。

得到的答復是:少夫人很好,一切都照常,并無一絲反常。

聽到這話,陸見深心里松了一口氣。

然而,當到家看見南溪時,陸見深才知道所謂的正常到底有多反常。

他到家時,南溪正在吃晚飯。

晚飯很豐盛,做了整整一桌,而且都是她喜歡的菜式。

陸見深也餓了,洗了手之后也坐上了桌開始吃飯,南溪坐在桌子的左邊,他坐在桌子的右邊。

桌子本來就比較大,加上兩人有了隔閡之后,這桌子更顯得空曠起來。

從陸見深回家,到他去洗手,再到他坐在桌子上吃飯,整個過程,南溪就像完全沒有看見他一樣。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