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的隱婚罪妻》第39章

“我說了,我沒有病,自然也就不需要吃藥。”南溪一把掙脫他的手。

陸見深抓住她的手,一把將她拉到了墻角。

隨即,健碩的身體把南溪堵在墻上,另一只手把她的手按著,南溪想反抗,卻怎麼都動彈不了。

“陸見深,你放開我。”

“說清楚,你這兩天怎麼了?”

“我沒怎麼?”南溪低著頭,完全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陸見深伸手,細長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皺著眉問:“別耍小脾氣,好好說,到底怎麼了?”

南溪心里本來就窩著火,既然他執意要問,她也就不用隱瞞了。

“陸見深,我們還沒離婚,你就這樣帶著方清蓮招搖過市的,不怕她被人說小三嗎?還有戒指,你們想買,我自然管不著,但當著我的面算怎麼回事?”

“南溪,你吃醋了。”

陸見深聲音篤定,不知為何,南溪總覺得他有點兒得意的感覺。

“我吃什麼醋,你愛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反正我們馬上就要分道揚鑣了,再說,她本來就是你的心頭好。”

“你想找她當解藥,就去找她;想住在她那兒,就住她那兒。”

“想吃夜宵就吃夜宵,我是你的誰,我又管不了你。”

本來不想說的,但是被他一逼問,她忽然什麼都不顧了,把所有的委屈和不滿一股腦的全都說了。

“還說沒有生氣。”陸見深看著她,眸色幽深。

那雙眼睛,沉得就像一潭水,太深,南溪一眼根本就望不到頭。

時至今日,南溪不得不承認,她根本就不是陸見深的對手。

他的心思太深。

很多時候,她甚至根本就分辨不出他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反正我生不生氣都和你沒有關系,你放開我。

南溪伸手推他,陸見深卻像一堵鐵墻一樣,根本就推不動。

這時,方清蓮從里面出來。

南溪瞟了她一眼,看向陸見深淡淡地開口:“你的心頭好來了,你確定不過去?”

陸見深幽深的眸子依然盯著她,沒有說話。

方清蓮已經望過來了,見到陸見深把南溪堵在墻上時,她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見深……”她輕聲喊道。

“你等我一下。”

陸見深淡淡的回。

方清蓮立馬捏緊了拳頭,牙齒也被她咬得緊緊的。

“你再不過去的話,她可能就要暈倒了,你確定不心疼?”南溪涼涼地問。

“南溪,你今天不正常。”

陸見深盯著她,那種眼神好像將她整個人都看透了一樣。

南溪不喜歡這種感覺,她躲開目光,冷冷地回:“哪里不正常了?我正常得很。”

又看了方清蓮一眼,南溪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她伸手,細長白嫩的手臂直接勾住陸見深,粉嫩的嘴唇靠近他,芳香的味道呼在他臉上,若有若無地撩著:“陸見深,你說,如果方清蓮看見我親了你會怎麼樣?”

“你猜?她會不會激動地直接從輪椅上站起來,然后腿瘸就好了。”

“南溪,不要說胡話。”陸見深的聲音染上怒意。

南溪笑,故意笑得嫵媚而動情:“哪里有說胡話?我正好幫你測驗一下啊,要是方清蓮真的愛你,還不緊張的站起來了。”

“再說了……”

她瞟向方清蓮的腿,繼續說:“我可一直都想看看,她這腿是不是真的瘸了。”

“南溪。”

陸見深盯著她好看的眼眸,臉色瞬間就黑了,就連周身的氣息都變得冰冷起來。

在一起這麼久了,南溪當然知道,他生氣了。

而且很生氣,很生氣。

可怎麼辦?

她今天就是故意的。

就是想讓他生氣。

好好的一個七夕,憑什麼他可以和老情人在一起歡歡喜喜,恩恩愛愛的。

憑什麼讓她一個人不痛快。

這樣多好,三個人一起不痛快。

她南溪也不是好惹的。

南溪笑得動人,紅嫩的唇一點一點湊近陸見深。

第33章 晚上乖乖在家等我

就在她的唇即將要吻上去的時候,突然,砰的一聲,方清蓮從輪椅上摔倒了。

“我晚上回去,乖乖在家等我。”

陸見深貼著她耳邊說完,然后推開她,跑過去扶起方清蓮:“疼不疼?有沒有哪里傷到?”

“腳好疼。”

方清蓮一副柔柔弱弱,哭兮兮的模樣。

陸見深把她抱著坐到輪椅上,然后蹲下身,親自給她揉捏起腳踝。

這樣的畫面,多麼恩愛!

南溪就算心臟再強大,也沒有勇氣看下去。

她轉過身,看也沒有看兩人一眼,直接往前走。

突然,手腕被人捏住。

陸見深就像“箭”一樣沖到了她面前:“聽到我剛剛說的話沒有?”

“聽到了怎樣?沒聽到又怎樣?”

“那好,我再重復一遍,晚上乖乖在家等我。”

南溪推開他的手,徑直往前走。

還乖乖等他?憑什麼?

陸見深,我又不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寵物。

憑什麼你說讓我等,我就必須要等。

那三天晚上,每一天她都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他,等到心涼,等到心冷。

整整三天,卻都沒等到他的身影,甚至連一通電話也沒有。

乖乖的?

以前的她,還不夠乖嗎?

今天是七夕,他可以找“織女”,她為什麼就不能找小鮮肉?

她偏不回家,偏要出去。

“好好跟著她。”陸見深看向林宵,認真地吩咐。

“是,陸總。”

林宵得到命令,立馬跑上去跟上南溪。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